皇浦注册

ag非凡同享:💰【ag88.shop】💰

阿根廷FLNG项目投产,登上天然气出口舞台

阿根廷FLNG项目投产,登上天然气出口舞台

John Snyder表示,随着阿根廷LNG产能的提升,未来其出口目的地国家可能将达到40多个,并冲击美国的LNG出口。

图片来自原文,版权属于原作者

阿根廷当前的天然气产能仍不足以满足内需,需要进口LNG以及邻国管道气。然而,国际液化天然气进口国联盟组织(GIIGNL)表示,去年阿根廷的LNG进口量仅为260万吨,较2017年已经下降超过20%。

更重要的是,今年6月,阿根廷成为了第21个实现LNG出口的国家,标志着其LNG进口即将终结。实际上,阿根廷已经关闭了国内2座再气化终端中的一座。

就像美国的页岩气革命一样,阿根廷页岩气生产的出现也在重塑该国的能源格局。

阿根廷向LNG出口国的转变动力来源于其Vaca Muerta气田生产投资的增加。作为全球最大的非常规天然气资源之一,Vaca Muerta的潜在储量吸引了包括埃克森美孚和卡塔尔石油在内的石油巨头公司。

此外,阿根廷还通过一根更为灵活的管道从邻国玻利维亚进口天然气,加上国内天然气产量的攀升,阿根廷希望能在2020年以前停止所有LNG进口。

2月,阿根廷能源部长Gustavo Lopetegui与玻利维亚能源部长Luis Alberto Sanchez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玻利维亚国有油气公司YPFB可以将天然气直接出售给阿根廷的消费者。

除向阿根廷供应天然气外,玻利维亚还希望通过阿根廷的终端将天然气液化,从而实现LNG出口,并借此机会投资于阿根廷的LNG出口项目。

因此,阿根廷需要采取何种措施,才能成功从LNG进口国摇身一变成为主要的LNG出口国?

实际上,Exmar的“Tango FLNG”号浮式液化生产装置(FLNG)近日在阿根廷巴伊亚布兰科海域投产,标志着阿根廷朝着LNG出口已经跨出了第一步。

阿根廷国家石油公司YPF与Exmar签订了为期10年的租约。“Tango FLNG”号年产能为 50万吨,已经产出改过的第一批出口LNG,预计将带来2亿美元的年收入。

然而,讽刺的是,阿根廷“Tango FLNG”号生产的第一批3万立方米的LNG买家却是切尼尔能源公司,美国最大的LNG出口商。

这笔交易的讽刺之处在于,阿根廷将成为美国对亚洲LNG出口的潜在对手。2018年,切尼尔通过其路易斯安那州的Sabine Pass终端向阿根廷出口1940万立方英尺LNG,因此阿根廷要追赶美国,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阿根廷拥有以下优势。

阿根廷夏季的LNG生产高峰恰逢亚洲冬季的用气高峰。这一季节性因素能够吸引亚洲买家,为阿根廷LNG带来了强劲的经济优势。

能源研究咨询公司伍德麦肯锡指出,阿根廷LNG运抵亚洲市场的运输成本将低于美国墨西哥湾沿岸的出口终端。其南美太平洋海岸的地理位置优势使得其LNG出口无需通过拥堵的巴拿马运河并支付费用。

在阿根廷的增产能力方面,伍德麦肯锡预计,到2024年,该国LN过产能将达到600万吨/年,并将在2030年快速攀升至1000万吨/年。

阿根廷的天然气储量并不仅限于Vaca Muerta气田。其它气源也在不断涌现。阿根廷正在与国际能源巨头挪威国油、道达尔、埃克森美孚、卡塔尔石油、Tullow Oil、Wintershall、埃尼、BP、壳牌和三井合作,探索其北部和马尔维纳斯盆地的海上区块。

阿根廷向全球出口LNG的远大蓝图清晰明确。正如YPF执行副总裁Marcos Browne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该公司计划使用“Tango FLNG”将LNG出口到世界各地的天然气市场。

这还只是第一步。

(编辑:Frank)

<

John Snyder表示,随着阿根廷LNG产能的提升,未来其出口目的地国家可能将达到40多个,并冲击美国的LNG出口。

图片来自原文,版权属于原作者

阿根廷当前的天然气产能仍不足以满足内需,需要进口LNG以及邻国管道气。然而,国际液化天然气进口国联盟组织(GIIGNL)表示,去年阿根廷的LNG进口量仅为260万吨,较2017年已经下降超过20%。

更重要的是,今年6月,阿根廷成为了第21个实现LNG出口的国家,标志着其LNG进口即将终结。实际上,阿根廷已经关闭了国内2座再气化终端中的一座。

就像美国的页岩气革命一样,阿根廷页岩气生产的出现也在重塑该国的能源格局。

阿根廷向LNG出口国的转变动力来源于其Vaca Muerta气田生产投资的增加。作为全球最大的非常规天然气资源之一,Vaca Muerta的潜在储量吸引了包括埃克森美孚和卡塔尔石油在内的石油巨头公司。

此外,阿根廷还通过一根更为灵活的管道从邻国玻利维亚进口天然气,加上国内天然气产量的攀升,阿根廷希望能在2020年以前停止所有LNG进口。

2月,阿根廷能源部长Gustavo Lopetegui与玻利维亚能源部长Luis Alberto Sanchez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玻利维亚国有油气公司YPFB可以将天然气直接出售给阿根廷的消费者。

除向阿根廷供应天然气外,玻利维亚还希望通过阿根廷的终端将天然气液化,从而实现LNG出口,并借此机会投资于阿根廷的LNG出口项目。

因此,阿根廷需要采取何种措施,才能成功从LNG进口国摇身一变成为主要的LNG出口国?

实际上,Exmar的“Tango FLNG”号浮式液化生产装置(FLNG)近日在阿根廷巴伊亚布兰科海域投产,标志着阿根廷朝着LNG出口已经跨出了第一步。

阿根廷国家石油公司YPF与Exmar签订了为期10年的租约。“Tango FLNG”号年产能为 50万吨,已经产出改过的第一批出口LNG,预计将带来2亿美元的年收入。

然而,讽刺的是,阿根廷“Tango FLNG”号生产的第一批3万立方米的LNG买家却是切尼尔能源公司,美国最大的LNG出口商。

这笔交易的讽刺之处在于,阿根廷将成为美国对亚洲LNG出口的潜在对手。2018年,切尼尔通过其路易斯安那州的Sabine Pass终端向阿根廷出口1940万立方英尺LNG,因此阿根廷要追赶美国,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阿根廷拥有以下优势。

阿根廷夏季的LNG生产高峰恰逢亚洲冬季的用气高峰。这一季节性因素能够吸引亚洲买家,为阿根廷LNG带来了强劲的经济优势。

能源研究咨询公司伍德麦肯锡指出,阿根廷LNG运抵亚洲市场的运输成本将低于美国墨西哥湾沿岸的出口终端。其南美太平洋海岸的地理位置优势使得其LNG出口无需通过拥堵的巴拿马运河并支付费用。

在阿根廷的增产能力方面,伍德麦肯锡预计,到2024年,该国LN过产能将达到600万吨/年,并将在2030年快速攀升至1000万吨/年。

阿根廷的天然气储量并不仅限于Vaca Muerta气田。其它气源也在不断涌现。阿根廷正在与国际能源巨头挪威国油、道达尔、埃克森美孚、卡塔尔石油、Tullow Oil、Wintershall、埃尼、BP、壳牌和三井合作,探索其北部和马尔维纳斯盆地的海上区块。

阿根廷向全球出口LNG的远大蓝图清晰明确。正如YPF执行副总裁Marcos Browne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该公司计划使用“Tango FLNG”将LNG出口到世界各地的天然气市场。

这还只是第一步。

(编辑:Frank)

<

John Snyder表示,随着阿根廷LNG产能的提升,未来其出口目的地国家可能将达到40多个,并冲击美国的LNG出口。

图片来自原文,版权属于原作者

阿根廷当前的天然气产能仍不足以满足内需,需要进口LNG以及邻国管道气。然而,国际液化天然气进口国联盟组织(GIIGNL)表示,去年阿根廷的LNG进口量仅为260万吨,较2017年已经下降超过20%。

更重要的是,今年6月,阿根廷成为了第21个实现LNG出口的国家,标志着其LNG进口即将终结。实际上,阿根廷已经关闭了国内2座再气化终端中的一座。

就像美国的页岩气革命一样,阿根廷页岩气生产的出现也在重塑该国的能源格局。

阿根廷向LNG出口国的转变动力来源于其Vaca Muerta气田生产投资的增加。作为全球最大的非常规天然气资源之一,Vaca Muerta的潜在储量吸引了包括埃克森美孚和卡塔尔石油在内的石油巨头公司。

此外,阿根廷还通过一根更为灵活的管道从邻国玻利维亚进口天然气,加上国内天然气产量的攀升,阿根廷希望能在2020年以前停止所有LNG进口。

2月,阿根廷能源部长Gustavo Lopetegui与玻利维亚能源部长Luis Alberto Sanchez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玻利维亚国有油气公司YPFB可以将天然气直接出售给阿根廷的消费者。

除向阿根廷供应天然气外,玻利维亚还希望通过阿根廷的终端将天然气液化,从而实现LNG出口,并借此机会投资于阿根廷的LNG出口项目。

因此,阿根廷需要采取何种措施,才能成功从LNG进口国摇身一变成为主要的LNG出口国?

实际上,Exmar的“Tango FLNG”号浮式液化生产装置(FLNG)近日在阿根廷巴伊亚布兰科海域投产,标志着阿根廷朝着LNG出口已经跨出了第一步。

阿根廷国家石油公司YPF与Exmar签订了为期10年的租约。“Tango FLNG”号年产能为 50万吨,已经产出改过的第一批出口LNG,预计将带来2亿美元的年收入。

然而,讽刺的是,阿根廷“Tango FLNG”号生产的第一批3万立方米的LNG买家却是切尼尔能源公司,美国最大的LNG出口商。

这笔交易的讽刺之处在于,阿根廷将成为美国对亚洲LNG出口的潜在对手。2018年,切尼尔通过其路易斯安那州的Sabine Pass终端向阿根廷出口1940万立方英尺LNG,因此阿根廷要追赶美国,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阿根廷拥有以下优势。

阿根廷夏季的LNG生产高峰恰逢亚洲冬季的用气高峰。这一季节性因素能够吸引亚洲买家,为阿根廷LNG带来了强劲的经济优势。

能源研究咨询公司伍德麦肯锡指出,阿根廷LNG运抵亚洲市场的运输成本将低于美国墨西哥湾沿岸的出口终端。其南美太平洋海岸的地理位置优势使得其LNG出口无需通过拥堵的巴拿马运河并支付费用。

在阿根廷的增产能力方面,伍德麦肯锡预计,到2024年,该国LN过产能将达到600万吨/年,并将在2030年快速攀升至1000万吨/年。

阿根廷的天然气储量并不仅限于Vaca Muerta气田。其它气源也在不断涌现。阿根廷正在与国际能源巨头挪威国油、道达尔、埃克森美孚、卡塔尔石油、Tullow Oil、Wintershall、埃尼、BP、壳牌和三井合作,探索其北部和马尔维纳斯盆地的海上区块。

阿根廷向全球出口LNG的远大蓝图清晰明确。正如YPF执行副总裁Marcos Browne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该公司计划使用“Tango FLNG”将LNG出口到世界各地的天然气市场。

这还只是第一步。

(编辑:Frank)

<

John Snyder表示,随着阿根廷LNG产能的提升,未来其出口目的地国家可能将达到40多个,并冲击美国的LNG出口。

图片来自原文,版权属于原作者

阿根廷当前的天然气产能仍不足以满足内需,需要进口LNG以及邻国管道气。然而,国际液化天然气进口国联盟组织(GIIGNL)表示,去年阿根廷的LNG进口量仅为260万吨,较2017年已经下降超过20%。

更重要的是,今年6月,阿根廷成为了第21个实现LNG出口的国家,标志着其LNG进口即将终结。实际上,阿根廷已经关闭了国内2座再气化终端中的一座。

就像美国的页岩气革命一样,阿根廷页岩气生产的出现也在重塑该国的能源格局。

阿根廷向LNG出口国的转变动力来源于其Vaca Muerta气田生产投资的增加。作为全球最大的非常规天然气资源之一,Vaca Muerta的潜在储量吸引了包括埃克森美孚和卡塔尔石油在内的石油巨头公司。

此外,阿根廷还通过一根更为灵活的管道从邻国玻利维亚进口天然气,加上国内天然气产量的攀升,阿根廷希望能在2020年以前停止所有LNG进口。

2月,阿根廷能源部长Gustavo Lopetegui与玻利维亚能源部长Luis Alberto Sanchez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玻利维亚国有油气公司YPFB可以将天然气直接出售给阿根廷的消费者。

除向阿根廷供应天然气外,玻利维亚还希望通过阿根廷的终端将天然气液化,从而实现LNG出口,并借此机会投资于阿根廷的LNG出口项目。

因此,阿根廷需要采取何种措施,才能成功从LNG进口国摇身一变成为主要的LNG出口国?

实际上,Exmar的“Tango FLNG”号浮式液化生产装置(FLNG)近日在阿根廷巴伊亚布兰科海域投产,标志着阿根廷朝着LNG出口已经跨出了第一步。

阿根廷国家石油公司YPF与Exmar签订了为期10年的租约。“Tango FLNG”号年产能为 50万吨,已经产出改过的第一批出口LNG,预计将带来2亿美元的年收入。

然而,讽刺的是,阿根廷“Tango FLNG”号生产的第一批3万立方米的LNG买家却是切尼尔能源公司,美国最大的LNG出口商。

这笔交易的讽刺之处在于,阿根廷将成为美国对亚洲LNG出口的潜在对手。2018年,切尼尔通过其路易斯安那州的Sabine Pass终端向阿根廷出口1940万立方英尺LNG,因此阿根廷要追赶美国,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阿根廷拥有以下优势。

阿根廷夏季的LNG生产高峰恰逢亚洲冬季的用气高峰。这一季节性因素能够吸引亚洲买家,为阿根廷LNG带来了强劲的经济优势。

能源研究咨询公司伍德麦肯锡指出,阿根廷LNG运抵亚洲市场的运输成本将低于美国墨西哥湾沿岸的出口终端。其南美太平洋海岸的地理位置优势使得其LNG出口无需通过拥堵的巴拿马运河并支付费用。

在阿根廷的增产能力方面,伍德麦肯锡预计,到2024年,该国LN过产能将达到600万吨/年,并将在2030年快速攀升至1000万吨/年。

阿根廷的天然气储量并不仅限于Vaca Muerta气田。其它气源也在不断涌现。阿根廷正在与国际能源巨头挪威国油、道达尔、埃克森美孚、卡塔尔石油、Tullow Oil、Wintershall、埃尼、BP、壳牌和三井合作,探索其北部和马尔维纳斯盆地的海上区块。

阿根廷向全球出口LNG的远大蓝图清晰明确。正如YPF执行副总裁Marcos Browne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该公司计划使用“Tango FLNG”将LNG出口到世界各地的天然气市场。

这还只是第一步。

(编辑:Frank)

<